<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医圣 > 第一一二章 何云堂的态度

        第一一二章 何云堂的态度

            中年人拿着砂轮,颤颤巍巍,总算是咬着牙把最后的石皮打磨了下来,打磨了一多半,另一边也出现了绿色。

            即便是眼下再次出绿,这一次中年人亏本也已经是注定的了,这么一小块翡翠,也绝对不值八十万。

            随着中年人小心翼翼的打磨,完整的玉石终于完全暴露了出来,有核桃大小,稍微比较扁平,看成色,可以确定是上好的糯?#23383;幀?br />
            纵然翡翠成色不错,但是这块头委实有些太小了,也就价值二十万不到,比起八十万亏了不是一星半点。

            这要是宁远自己解出来的,绝对不算赔,毕竟石料也就三万块,即便是卖出十五万,他也有赚头,可是这石料是中年人从宁远手中二次转手的,足足出了八十万。

            拿着手中的翡翠,中年人露出一丝苦笑,向宁远走来,呵呵道:“小?#20540;埽?#20320;的运气真不错,今天我算是走眼了。”

            虽然亏了本,中年人却没有记恨宁远,毕竟这种事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属于心甘情愿的,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眼力不好,若要是因此记恨,整天来赌石的那么多,大多数都亏了,石料店的老板还不得被人恨死。

            “呵呵,侥幸,侥幸。”宁远嘿嘿笑道,毕竟他这一转手转了七十多万,心情还是不错的。

            边上围观的不少人也都笑呵呵的向宁远恭喜:“小?#20540;埽?#36816;气不错,今天可算是赚大了。”

            “呵呵,侥幸,侥幸。”宁远很是?#25512;?#30340;向众?#35828;?#22836;。

            和众人打过招呼。后来一直没怎么吭声的老人迈步来到宁远边上,意味深长的道:“没看出,小?#20540;?#31455;然是个行家,以后可以多多交流,这是我的名片。”说着话老?#35828;?#20102;一张名片过来。

            在场的也就这位老人看出来了,宁远不简单,宁远解石的手法虽然粗糙。但是手底下很稳,控制的非常精准,解石的过程看上去凶险,其实却不会?#35828;?#37324;面的玉石。

            最主要的是后来玉石彻底暴露出来,一群人竞价,宁远果断出手,也不是真的不贪心,事实上是他已经知道了,石料里面翡翠的大小。

            隔着外面的石皮。宁远或许感受不到里面的情况,但是石皮破开,他的灵识就能顺着玉石进去,清晰的感受到里面翡翠的大小,正是因为知道了玉石只有核桃大小,他才八十万出手。要不然,?#38405;?#36828;的性子,还真不可能半途而废。

            当时真正能看出来的人绝对寥寥无几。这个老头就是其中之一,要不然后来别人竞价,老头却一言不发。

            宁远接过名片,看了一眼,上面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和电话,姓名是:泉一水,这姓泉的还真不多见。

            “呵呵,谢谢泉老抬爱,以后有时间定去?#24230;擰!?#23425;远收好明显,很是?#25512;?#30340;向老人说道。

            “好。那就有机会再聊。”老人笑着点?#35828;?#22836;,也不?#25512;?#20182;人打招呼,直接转身离去了。

            老人走后。中年人也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宁远道:“小?#20540;埽医?#29579;学东,爱好就是赌石古玩,今天有缘遇上,也交个朋友,没事常联系。”

            “好,一定。”宁远收了名片,笑着点?#35828;?#22836;,然后道:“今天让王哥破费了,这样,你这块玉我倒是看上了,三十万转给?#20197;?#20040;样?”

            这块玉的大小,也就是二十万不到,最多十七八万,宁远直接开口三十万,这价钱绝对算是很高了。

            王学东呵呵一笑,随手把手中的翡翠递给了宁远笑道:“小?#20540;?#19981;用这么?#25512;一?#26159;输得起的,三十万我可不能要,就给二十万吧。”

            “行,那就二十万。”宁远点头道,他也知道,能来这里赌石的,大多都是有钱人,还真不差百八十万的,倒也不矫情。

            把钱转给王学东之后,王学东正准备告辞离开,店?#22530;?#21475;突然涌进来七八个人,几个人都是身穿西装,为首一人四十多岁,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外家高手。

            这一群人进来之后在店铺里面扫视了一眼,都直奔坐在地上的何震宇而去。

            “少爷,您没事吧?”中年人走到何震宇跟前,伸手就要扶起何震宇,他的手才刚刚伸出,还没碰到何震宇,宁远就淡淡的道:“我要是你,就不会去碰他。”

            听到宁远这话,中年人一愣,手停在了半空中,看向何震宇,何震宇愤愤的点?#35828;?#22836;道:“我被他动了手脚,不能乱动,要不然气血紊乱,一身功夫就要废了。”

            “哼!”

            中年人冷哼一声,回过头看向宁远,寒声道:“是你动的手,胆子不小,敢在辽海市动我们家少爷。”

            “我的胆子大不大,不是你能评判的。”宁远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道:“何震宇已经被我封了两处血门,随便乱动就会气血紊乱,同?#27604;?#20010;小时解不开也会气血断流,你要是聪明,就尽快通知何宗云前来领人,要不然后果我可不负责,也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宁远此话一出,何震宇和中年人齐齐变?#24120;?#20013;年?#35828;?#26159;想上前给宁远一点教训,却也底气不足,对方能收拾了何震宇,可见绝对不是一般人,他最多也就?#25237;?#26041;打一个平手,同时何震宇还受制于人,他也不敢贸然动手。

            收敛心中的不忿,中年人向宁远一拱手,沉声道:“既然?#26790;?#20204;总裁前来,阁下总要报出了腕?#31383;桑?#25105;们总裁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宁远。”宁远淡淡的说出两个字,就不再搭理对方。

            中年人眉头一皱,想了一会儿却没有想起江湖上有什么高手叫这个名字,而且宁远看上去非常年轻,竟然这么托大,只报一个名字,连来历也不说,这派头真不是一般的大。

            既然想不通,中年人也不想了,看了何震宇一眼低声道:“少爷,要不给老爷打一个电话,你现在受制于人,我们暂时还是不要招惹对方的好。”

            何震宇无奈的点?#35828;?#22836;道:“你打吧。”

            得到何震宇的同意,中年人才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响了一?#31181;櫻?#19968;个浑厚的中年人的声音?#31983;?#20102;过来:“朱四,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总裁,少爷出事了。”朱四小心翼翼的说道。

            “震宇出事了,怎么回事?”何云堂听说儿子出事,?#24187;?#26377;些讶异,沉声?#23454;饋?br />
            “少爷在古玩街这边遇到一个高手,被对方制住了,对方说必须要您前来领人,要不然就不放人。”朱四道。

            “哈!”何云堂冷笑一声道:“真是?#20040;?#30340;威风,竟然制住了我何云堂的儿子,还?#26790;?#20146;自去领人,我倒是想知道谁这?#21019;?#30340;胆子,他有没有说自己什么来路?”

            “只说了一个名字。”朱四小心的道:?#20843;?#35828;自己?#24515;?#36828;?”

            “宁远?”

            何云堂眉头一皱,沉吟了一?#31181;櫻?#25165;猛?#24187;?#30333;究竟是谁,脸色变了?#30452;洌?#36731;声?#24895;?#36947;:“先照顾好少爷,不要?#25237;?#26041;起冲突,我马上就到。”

            “好的,总裁。”朱四应了一声,就听到何云堂已经挂?#35828;?#35805;,手机中传来一阵嘟嘟的忙音。

            收了手机,朱四看了何震宇一眼,就向宁远看去,这一次却是满脸的慎重,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从何云堂的?#20174;?#26469;看,朱四已经明白,这个年轻人必然来头不小,要不然何云堂就不是刚才的?#20174;Α?br />
            何震宇看着朱四,郁闷的?#23454;潰骸?#26417;叔叔,我爸怎么说?”

            “总裁说他马上就到,?#26790;?#20204;不要?#25237;?#26041;再起冲突。”朱四答道。

            “什么?”

            何震宇也脸色一惊,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他父亲说的,不让其冲突,就证明这个青年不好惹,对方不过二十多岁,竟然让堂堂的地宗宗主如此慎重。

            因为突然进来的朱四一群人,王学东也暂时没有离开,而是在边上静观其变,他也有些好奇这个敢收拾何云堂儿子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张军鹏此时已经有些晕晕乎乎了,只觉得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很是有些云里雾里。

            宁远先是和远华集团总裁的儿子起了冲突,又赌石切出了糯?#23383;?#30340;翡翠,没切完就高价把石料转手,最后切出来的石料却只有一小块。

            这还不算什么,人?#20197;?#21326;集团来人,宁远竟然一点不怯场,依旧大咧咧的放出话来,让远华集团总裁何云堂亲自来领人。

            这

            这一切都有些超出张军鹏的?#29616;?#20182;是越发的觉得和自己一起的这个同行有些看不透了。

            时间慢慢的流逝,此时玉石店也暂时没人在赌石,没离开的不少人也都等着看热闹,玉石原料店的老板也一声不吭,牵扯到远华集团,他是不?#20063;?#21644;。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一辆车缓缓的在玉石原料店门口停稳,车门打开,一位年约六十多岁的老人从车上迈步下来。

            老人身材修长,略显消瘦,不过却面色刚毅,一双眼睛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气场,走进来更是步履稳健,不缓不急。

            进?#35828;?#38376;之后,老人只是淡淡的扫了何云堂一眼,同时目光在店铺里面的众人身上扫过,把目光停留在了宁远身上,露出一丝笑容,很是?#25512;?#30340;道:“没想到宁先生已经来到了辽海市,真是让云堂意外,小辈若是有什么?#31859;?#30340;地方,还请宁先生高抬贵手,别和小辈一般见识。”

            &nbsp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天津快乐十分杀太厉害 福利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九五至尊四肖中特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nba让分盘分析 手机安卓下载四不像玄机图 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 体彩河北十一选五结果 广西快三一定牛彩票网 永发国际娱乐城网上赌场 香港赛马会玄机报料 3d历史上的今天同期开奖 11选5免费预测软件 飞艇人工计划群 斗牛在线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