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医圣 > 第一七八章 宁前辈住手(四更)

        第一七八章 宁前辈住手(四更)

            “我是玄门中人。”宁远淡笑道,在斗鱼面前,他倒是没什么隐瞒的,而且他还有求于人,想让对方给他打造一个针袋。

            眼下他的金针随身放着,很不方便,若是有了特制的针袋,到时候就能方便很多,同时爵门机关一支也有很多手段,别看这个斗鱼相貌普通,宁远可以肯定他的身上绝对有不少外人想象不到的东西,一旦动手,绝对让人防不胜防。

            “玄门中人!”斗鱼轻声嘀咕一句,笑呵呵的道:“没想到宁先生竟然是玄门一脉,失敬。”

            宁远知道爵门,斗鱼自然也知道玄门,算起神秘,这玄门比起他们机关一支还要神秘的多,他们爵门机关一支杀人还需要用暗器和机关,但是玄门甚至可以隔空杀人,在你家祖坟上布置一个阵法,就能让你霉运不断,满门绝迹。

            宁远?#25237;?#40060;两人说话,都是压低了声音,高学民和周森源几人听不清,看着宁远?#25237;?#40060;有说有笑,高学民奇怪的道:“你们认识?”

            ?#20843;?#19981;上认识,?#36824;?#26377;缘。”斗鱼随意一笑,看着宁远道:“宁先生若是有时间,可以来燕京找我,我一定尽地主之谊。”

            “呵呵,好,到时候我一定登门拜访。”宁远点?#35828;?#22836;笑道:“不瞒斗先生,?#19968;?#30495;有些事情要请您帮忙。”

            “呵呵,好说。”斗鱼笑了笑,也没和宁远多说,有高学民几人在场,有些?#20843;?#21644;宁远也不好说的太明白,?#36824;?#37117;交换了联系方式。

            在书法展厅呆到下午五点多,宁远就向高学民和周森源告辞了。今天下午他还要去东华帮总部,见一见所谓的风门长老乔松年。

            这次去东华帮,宁远倒是没有叫上晋军牢,而是独自一人。出了图书馆的展厅,他就拦了一辆车直奔东华帮的茶楼。

            在茶楼门口下了车。刚刚进门,守在门口的谭天云就恭恭敬敬的迎了上来,把宁远带到了楼上的包间。

            包间里面,铁军等一群东华帮的大佬已经等着了,正喝着茶聊天,看到宁远进来。铁军等人急忙站起身招呼。

            “那个乔松年还没到?”宁远看了一眼包间的众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他离开图书馆的时候已经近五点半了,此时即便是没有六点,也差不多了,这个乔松年倒是?#20040;?#30340;架子。

            “还没到。”铁军点?#35828;?#22836;。看出宁远的不悦,笑着道:“在乔松年眼中,我们东华帮根本?#36824;?#30475;,他和京云门有交情,若不是因为我们东华帮和青帮有些关系,估计早就帮着京云门灭了我们东华帮了。”

            “哼。”宁远毫不?#25512;?#30340;冷哼一声,在铁军等?#35828;?#25307;呼下坐在了包间的主位。他在高学民等人面前?#25512;?#37027;是因为圈子不同,眼下在东华帮,他就没有必要客套,论身份,那个乔松年八成也是他的晚辈。

            宁远坐在主位上,等了足足十多分钟,眼看着已经六点一十了,还不见乔松年到来,心中更是憋了一肚子火。他这个江湖前辈都已经早早到了,一个风门的长老竟然拿架子。

            “铁军,先上菜,我有些饿了。”宁远沉声向铁军吩咐道。

            铁军苦笑一声,心中则有些替乔松年悲哀。他知道乔松年这是故意拿捏,?#19978;?#36825;次找错对象了。

            既然宁远吩咐,铁军自然不敢耽搁,正?#24613;?#21545;咐人上菜,包间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三个人推门而入,为首一人看上去六十多岁,身材微微有些发福,手中拿着一堆玉珠慢慢的转着,他的身后跟了两位同样年纪的老人,一人正是宁远昨天见过一次的京云门门主云冲之,另外一人他却不认识。

            “?#19988;?#20113;爷,常爷!”看到进来的三人,铁军和孙鸿翔几人都起身招呼,宁远依旧做着没动,脸色铁青。

            向乔松年打过招呼,铁军就向宁远介绍道:“宁爷,这位是乔松年?#19988;?#39118;门的长老,那一位是京云门的副门主常燕山。”

            铁军正介绍着,乔松年看到宁远稳坐泰山,就冷哼一声道:“铁军,这位就是那个劳什子的青帮大佬,真是?#20040;?#30340;架子,这是出巡的钦差还是下来的特派员,真以为我天京市无人了。”

            “哈哈,我可没说我是青帮的大佬,别给我随便套帽子。”宁远冷笑一声道:“倒是?#19988;么?#30340;架子,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了,?#19988;?#36825;才姗姗来迟,怎么的,打算给我下马威?”

            “下马威,就你?”乔松年不屑的道:“一个晚辈,竟然鼻子插大葱装象,难道你的师父就没给你说过江湖水深吗?”

            “我的师傅可不是你有资格说的。”宁远当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二话不说,一拳就向乔松年打去,嘲讽道:“晚辈,这个世上有资格在我面前当前辈的人还真没几个,就?#26790;?#30475;看你有没有资格。”

            宁远此时是真的怒了,他今天前来赴?#36857;?#33258;然也是抱着息事宁?#35828;?#24577;度,没打算把事情闹大,毕竟他只?#21069;?#20010;帮而已,若是京云门识相,愿意放过锦江集团,这事也就算了。

            没想到这个乔松年这?#21019;?#30340;架子,让他等了这么久,别说一个狗屁风门长老,就是地宗宗主何云堂也不敢让他等这么久。

            自从跟着清平道人出山,在江湖上行走,宁远师徒还从来没等过?#22235;兀?#36825;个乔松年算是第一人。

            来晚了也就罢了,一进来?#25512;?#21183;十足,甚至还拉出了宁远的师傅,这就是宁远不能忍的,他的师傅清平道人岂是乔松年有资格点评的。

            看到宁远一拳打来,乔松年眼中全是不?#36857;?#20919;哼一声,同样一拳狠狠的迎了上去,完全的一力降十会,根本没有把宁远看在眼?#23567;?br />
            于此同时铁军和云冲之几人都急忙让开,宁远的本事云冲之不知道,但是乔松年却是内劲高手,别看看上去六十多岁,实际已经七十多了,这内劲高手出手,可不是他们能插手的。

            云冲之的脸上甚至露出一?#32943;?#33394;,暗骂宁远不识?#20040;酰?#31455;然敢向乔松年动手,这一拳下去,这个所谓的青帮大佬估计就要去掉半条命了。

            铁军孙鸿翔几人也有些吃惊,他?#19988;?#32463;告诉了宁远,这乔松年是内劲高手,却没想到宁远竟然这么直接的动手。

            在他们眼中,宁远可是秘法高手,这功夫?#36824;前?#21170;,绝对比不?#20204;?#26494;年,这么直接冲上去,岂不是自找苦吃。

            “碰!”两个拳?#26041;?#32467;实实的撞在了一起,宁远的身子?#24067;?#39134;了出去,?#36824;?#21364;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狼狈,而是在空中翻了一个身,落在?#35828;?#19978;,身?#28216;?#24494;一个?#24590;模?#23601;站稳了,宁远知道乔松年是内劲高手,自然不可能毫无防备。

            乔松年的身子丝毫未动,脸上却露出一丝凝重,骇然道:“暗劲高手!”

            刚才的交手,虽然是宁远吃了亏,但是乔松年却没有因此变得心情大好,而是心情凝重,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宁远?#36824;?#20108;十岁就已经?#21069;?#21170;高手。

            云冲之等人也同样脸色大变,心中骇然,这么年轻的暗劲高手,他的师傅岂能简单,原本几人觉得宁?#37117;?#20415;是青帮的人,也绝对在青帮身份不高,可是眼下看来,绝对不是他们想的那样,二十岁的暗劲高手无论在那个帮派和宗门,都绝对是香饽饽。

            “哈哈,内劲高手,真是?#26790;?#24847;外,一个区区风门,竟然还有内劲高手撑场面。”宁远此时也是冷笑一声,语气中全是不屑。

            “小子,?#21307;?#22825;来不是和你打架的,既然你是青帮的,说不定我和你的师傅还有可能认识,做人不要太傲。”乔松年虽然心中有些骇然,但是毕竟是内劲高手,可谓是艺高?#35828;?#22823;,现如今,化劲高手几乎绝迹,内劲高手绝对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他只所以低头,?#36824;?#26159;不想和青帮闹得太僵。

            “你还没有资格认识我的师傅。”宁远不屑的哼了一声,单手虚空一划,顿时九根金光闪闪的金针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了出来,漂浮在了他的身前半空?#23567;?br />
            “内劲高手吗,真以为内劲就天下无敌了。”宁远手中印发一变,悬浮在他前面的九枚金针也跟着飞舞起来,?#24067;?#24418;成了九宫阵法。

            “秘法高手!”

            乔松年再次骇然出声,盯着宁远身前飞舞的九枚金针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万万没想到宁远竟然还是秘法高手,而且从眼前悬浮在半空的九枚金针来看,绝对已经是灵识化形。

            二十岁的暗劲高手,同时还是灵识化形境界的秘法高手,一?#24067;?#19968;个?#35828;?#20449;息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

            “宁远,九玄门的门主!”

            乔松年的消息要比云冲之等人灵通的多,虽?#24187;?#36164;格参加东南鉴宝会,但是东南鉴宝会上的消息他却一直在关注。

            明白了宁远的身份,乔松年的背后?#24067;?#23601;被冷汗打湿,他竟然在天下第一门门主面前摆架子,真是寿星公吃砒霜,?#29992;?#38271;了。

            看着宁远眼中的寒光,乔松年顾不得多想,急忙出声哀求:“宁前辈住手,晚辈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PS:说好的四更,笑笑没有食言,书友们,月票呢。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一码中特免费试料 澳门网上投注正规平台 河南福22选5怎样兑奖 必赢bwin 山西快乐十分前遗漏 辽宁35选7出球顺序结果查询 体彩11选5开奖号码 3d和值跨度图表走势 平刷王11选5软件 宝马论坛二生肖中特 极速快乐十分的规律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河南泳坛夺金500期 贵卅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二分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