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医圣 > 第二一零章 出诊黄家?

        第二一零章 出诊黄家?

            特别是高江泉,脸色非常的尴尬,他之前还有些瞧?#40644;?#23425;远,甚至没给宁远开方子的机会,没曾想?#36824;?#24378;这样的杏林大家都?#38405;?#36828;赞赏有加。

            ?#36824;?#24378;大笑过后,笑呵呵的看着宁远问道:“小友是祖传中医,不知道令尊是?”

            “我从小跟着师傅长大,一身本事都是跟着师傅学的,家师性子淡泊,一直隐居在阳平市,谢老估计没听说过。”宁远淡笑着答道。

            “呵呵,都说高手在民间,这话果然不虚啊,能教出你这样的学生,令师绝对是隐世的名家,有机会一定要亲自拜访一下。”?#36824;?#24378;笑道。

            几人寒暄了一番,?#36824;?#24378;亲自做笔,写了一个黄土汤的方子,这抽筋的主要原因就是?#25991;?#19981;足,?#25991;?#19981;足的病因却在于体内水气?#40644;剑?#27491;如宁远所说,土能制水,水平则浪息,?#25991;?#21463;到滋润,抽筋自然而愈。

            高江泉接过?#36824;?#24378;写好的方子,看了一眼就愣住了,不解的向?#36824;?#24378;问道:“谢老,这灶心土是什么药材,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灶心土正是黄土汤的主药,名字听着确实有些怪怪的,别说高江泉,就是高学民和周森源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药材。

            ?#36824;?#24378;看向宁远,宁远笑着解释道:“这灶心土又叫伏龙肝,是柴火烧过的的土灶内?#24656;?#24515;的黄焦土,一般拆修柴草土灶或者炭窑时,将烧焦结的图取下,用刀子刮去四周的焦黑和周边的?#21448;剩?#20013;心红黄色活红褐色的土块就是灶心土,灶心土有温中止血、止呕、止泻的功效,?#36824;?#29616;在土灶稀少,灶心土应该不好找,要去一些大型的药店。”

            高学民和周森源几人听得大眼瞪小眼,不愧?#24615;?#24515;土。没曾想还真的是土,还好?#36824;?#24378;及时来了,?#36824;?#24378;要是不来,宁?#37117;?#20415;是开出方子。高江泉估计也不敢用。

            听着宁远解释完,高学民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宁远,笑呵呵的骂道:“我说臭小子,这世上还有你不会的吗,写的一手好字,下的一手?#26790;?#26827;,同时医术也这么?#35828;茫?#25105;真怀疑你究竟是不是二十岁。”

            ?#36824;?#24378;听着高学民的笑骂,讶异道:“小宁还会下围棋?”

            “岂止会下,水平还不错。高老也不是对手。”周森源笑呵呵的道,?#36824;?#24378;和高江泉先后来到,周森源已经把古书收了起来了,即便是心中再如何的心痒难耐,这个时候也不是研究的时候。

            “哼哼。前几天这小子在老周的书法展上还写了一幅字,卖出了一百二十万的高价,差点超过老周。”听到周森源揭自己的短,高学民也毫不退让的道,倒真有些老小孩的样子。

            ?#36824;?#24378;是越听越好奇,禁不住问道:“一幅字卖出了一百二十万?”

            这书法界的行情,?#36824;?#24378;还是知道的。卖的可不仅仅是字,同时也包括名气,即便是宁远的字写得再不错,毕竟才二十岁啊。

            “谢老您别听高老瞎说,凑?#19978;?#22330;有几个朋友捧场,这才卖了那么多。若不是遇上熟人,即便是倒贴钱估计也没人要。”宁?#37117;?#24537;笑着打圆场,高学民个周森源较劲,他可不想跟着搀和。

            ?#36824;?#24378;见到宁远不卑不亢,不骄不躁。更是满意的点?#35828;?#22836;,笑问道:“看小宁你的年纪还在上学吧?”

            “呵呵,宁远可是你们东华医学院的学生。”不等宁远开口,高学民就笑呵呵的道:“老谢,你可算是有福了,这么一颗好苗子,被你们学校抢去了。”

            “你是东华医学院的学生?”?#36824;?#24378;愣了一下,随机两眼放光,宁远的医术他刚才已经见识了大概,年纪轻轻就能有那样的见识,绝对算是好苗子,若真是他们东华医学院的学生,他可要好好栽培。

            “不瞒谢老,?#19968;?#27809;正式进学校呢。”宁远笑着把上江市复海大学的事情说了一遍道:“我这次来燕京,就是来东华医学院学习的。”

            高学民和周森源听着宁远说完,双双对视一眼,怪不得宁远和上江市的那一群人熟悉,原来他也是上江市复海大学的。

            只是高学民很是有些纳闷,宁远这么一尊大神,怎么会屈尊于上江市复海大学那样的小地方,宁远的一些手段周森源和?#36824;?#24378;不知道,高学民可是清清楚楚。

            “原来是复海大学。”?#36824;?#24378;听完沉吟了一下,看着宁远道:“小宁,?#38405;?#30340;医术这普通的课程你根本没必要上,大一大二都是一些基础,你要是?#25954;猓?#23601;跟着我学习怎么样?”

            听到?#36824;?#24378;竟然让宁远跟着他学习,高江泉和高学民几人都羡慕的看着宁远,?#36824;?#24378;可是眼下杏林界的权威,能跟着?#36824;?#24378;学医,?#24378;?#26159;了不得的荣幸,全国不知道多少杏林新秀打破?#28304;?#24819;要跟着?#36824;?#24378;学习呢,宁远跟了?#36824;?#24378;,这就等于直接一步登天了。

            杏林界和江湖一样,最重?#19990;?#24180;轻医生想要出头,首先要找个好师傅,要不然即便是医术精湛,?#19981;?#34987;大多数的杏林名医排挤。

            宁远微微一愣,没想到?#36824;?#24378;竟然这么看重他,可是他去学校并不是学习高端东西的,就是奔着那些基础去的,中医倒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其他的选修学科,为的是充实自己,文凭不文凭的倒是不重要,连忙谦笑道:“谢谢谢老厚爱,?#36824;一?#26159;觉得踏踏实实一步一步来的好,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一定向谢老请教。”

            高学民几人顿时?#30423;耍?#27809;想到宁远竟然会拒绝这么好的机会,高学民倒是还好一些,知道宁远不简单,高江泉却恨不得上去抽宁远一巴掌,即便是他不是学医的,听着?#36824;?#24378;的话都有些眼?#21462;?br />
            ?#36824;?#24378;倒是没怎么生气,笑呵呵的道:“好,年轻人脚踏实地,不骄不躁很好,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诣,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

            几个人说笑了一阵,宁远?#25512;?#36523;告辞了。宁远走后,?#36824;?#24378;一直盯着宁远的背影,等到宁远的背影消失,这?#21589;?#36807;头向高学民问道:“老高。你们是从哪儿认识的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欺负非凡,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我也是?#21152;觥!?#39640;学民笑道:“?#31508;?#30475;他在天京图书馆转悠,稍微关注了一下,没想到他脖子上带的竟然是第一批的开元通宝,这才一回生二回熟,这个年轻人确实不简单。”

            高学民和?#36824;?#24378;几人在背后谈论,宁远自然不知晓,他出了?#36824;?#24378;的住处。正?#24613;?#25318;辆车回家,突然身上的手机一震,有人打来?#35828;?#35805;。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是陈雨欣打来的,宁远接起电话。笑呵呵的道:“警察姐姐,入职手续办完了?”

            “办完了,警局给?#25165;?#20102;宿舍,我就不去你那儿打扰了,晚上请你吃饭。?#32972;?#38632;欣应道。

            听到陈雨欣不去四合院住,宁远当下松了一口气,他?#31508;?#21482;是随意的客?#20303;?#21487;真没想让陈雨欣住进去,他那个四合院说是贼窝一点也不夸张,甚至比贼窝还贼窝,无论是贺正勋还是姚?#25991;輳?#20134;或者殷金龙和他,谁身上没有几条人命。这样的地方住进去一个警察,想一想都觉得慎?#27809;擰?br />
            虽然心中窃喜,宁远这次可不敢在嘴上漏了口风,惋惜道:“那警察姐姐您就住在警局吧,没事可以常过来转转。”

            “哼。今天倒是说了句人话,就这样,不和你说了,晚上请你吃饭。?#32972;?#38632;欣笑骂了一句,直接挂断?#35828;?#35805;。

            宁远收好手机,还没动身,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回过头一看,见是?#36824;?#24378;从里面走了出来,礼貌的?#27899;?#36947;:“谢老没多呆一会儿?”

            “?#24613;?#22312;老高?#19968;?#20010;午饭呢,就有人打电话找我这糟老头子瞧病,闲不住啊。”?#36824;?#24378;苦笑道,他这刚才国外回来,还没消听就有人打来电话。

            听着?#36824;?#24378;的抱怨,宁远?#37096;?#31505;连连,眼下杏林名医稀缺,高学民这位杏林名家绝对算是宝贝疙瘩子,已经八十岁高龄了,不仅有时候要出国给国外的一些国家元首诊病,同样还要应付燕京的一些达官显贵。

            按说以?#36824;?#24378;的身份,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请他前去看病的,能请得动他的人可不多,奈何名医稀缺,即便如此,他也忙的不轻。

            “你去哪儿,我看看顺不?#38472;罰?#35201;是?#38472;罰?#27491;好捎上你。”?#36824;?#24378;笑了笑,拍了拍宁远的肩膀道,他虽然嘴上抱怨,心中却没多少怨言,身为医者悬壶济世本就是本份。

            事实上不止达官显贵,即便是平头百姓只要求到?#36824;?#24378;头上,?#36824;?#24378;也都不会推脱,只?#36824;?#26159;年纪大了,力不?#26377;模?#26377;些时候不得不推掉一些患者。

            “我住在老街胡同。”宁远道。

            “老街胡同!”?#36824;?#24378;听完,沉吟了一下道:“小宁,我看你医术不错,这样,愿不?#25954;?#32473;我分担一个病患,前去老街胡同,正好路过一家,生病的是个孩子,不甚要紧,另一个是个急诊,耽误不得。”

            “谢老发话,我自?#24187;?#24847;见,就怕人家看不上我。”宁远笑道。

            “不碍事,我打个电话说一下。”?#36824;?#24378;摆了摆手道,说着话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出去道:“黄老,我这边有个急诊,耽误不得,我给你介绍一位医生前去如何?”

            “黄老?”宁远听着?#36824;?#24378;的称呼,脸上露出一丝古怪,在燕京能请得动?#36824;?#24378;的黄姓,估计也就是燕京黄家了。

            ps:笑笑昨晚有事出去了,晚上一夜没睡,今天下午?#21589;?#26469;,累得不行了,勉强一更,今天就这样吧,大家见谅,明天尽量多更补偿。

            &nbsp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大白鲨玩法技巧 中国福利彩票25选7 2014福利彩票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精准计划 曾道人六肖中特网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白小姐传密图2019 电子游戏的危害 cs真人游戏的感受 36选7走势图500期 2020欧洲杯举办国家 加拿大快乐8开加拿大28 pk棋牌游戏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