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医圣 > 第二二一章 汤头歌

        第二二一章 汤头歌

            “汤头歌?”一群人窃窃私语,互相低声询问:“你记得汤头歌吗,第一句是什么来的?”

            这要是别的老师问的,下面的学生自然不屑一顾,奈何这个问题是徐小姌这?#24187;?#22899;老师问的,下面的学生可都不敢不当回事,都想着在美女老师面前表现一番呢。

            一般医学院除了护理系,其他科系大部分都是女生少,男生多,特别是中医院,女生更是少的可怜,宁远这个班六十多个人女生不过七八个,这种比例下,男同学自然是柯尔蒙分泌旺盛,见了女人和见了猎物一样,更别说还是徐小姌这样的美女。

            “宁老大,你记得汤头歌吗?”名瑶也在边上低声向宁远问道,看上去也是有些跃跃欲试,想在美女老师面前表现一番。

            “记得。”宁远笑着点?#35828;?#22836;,汤头歌他要是不记得,这一身医术岂不是糊弄?#35828;模?#36825;东西可是基础,现在大多数的中医人都不怎么去记,但是真正的中医世家却绝对不会忽视。

            ?#20843;?#21531;子汤中和义,?#38382;?#33583;苓?#20160;?#27604;;益以夏陈名六君,祛痰补气阳虚饵。”宁远在边上轻声道。

            “老师,我知道。”宁远才刚刚说了一句,名瑶就呼的一下站起身道,显得有些急不可耐,好像生怕有人抢了他的风头。

            “宁老大,全靠你了。”高声喊过,名瑶还不忘向宁远使眼色,请求宁远帮忙,事实上他之所以这么急着站起来就是怕被宁远抢了风头。

            “好。既然知道。那就给大家背一下。”徐小姌看着名瑶说道。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不过名瑶却?#32769;?#33509;狂,脚底下狠狠的碰了宁远一下。

            ?#20843;?#21531;子汤中和义,?#38382;?#33583;苓?#20160;?#27604;;益以夏陈名六君,祛痰补气阳虚饵。”宁?#35835;?#19978;带着淡笑,再次轻声道。

            ?#20843;?#21531;子汤中和义,?#38382;?#33583;苓?#20160;?#27604;;益以夏陈名六君,祛痰补气阳虚饵。”

            “除祛半夏名异功。或加香砂胃寒使”

            “麻黄汤中用桂枝,杏仁?#20160;?#22235;般施;发热恶寒头项痛,喘而无汗服之宜”

            宁远在边上轻声说一句,名瑶就高声朗读一句,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不过背的也算?#19990;?#19978;口,这汤头歌?#38405;?#36828;来说自然是小意思,再加上他有功夫在身,在边上轻声指点,别人根本听不到。

            一时间名瑶是越背越兴奋。引得全班学生纷纷侧目,不知道这个窑姐今天是吃了什么药了。竟然这么猛,平常也没见他这么厉害。

            大概背了三分钟,徐小姌满意的点?#35828;?#22836;,同时看了宁远一眼,这才道:“不错,这位同学背的很好,汤头歌是中医的基础,其中变化非常多,大家现在或许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熟记之后总会慢慢熟悉。”

            不得不说徐小姌为人虽然冷冰冰的,?#37096;?#21364;很有一套,而?#23452;?#30340;医术不赖,整个课堂上竟然能时不时的从下面的学生中找到适合的病例。

            人常说现代人十个就有九个病,还有一个是亚健康,这?#20843;?#28982;夸张,却也能说明事实,班上这么多人总有上火的,胃寒的,阴虚的,徐小姌当场诊断,当场解释,整堂课讲的是趣味横生,学生们也听得是津津有味,若不是他本人总是冷冰冰的,整堂?#20301;?#35768;更有意思。

            上午的中医诊断是两节课连在一起上的,第一节课下课铃声响起之后,徐小姌看了宁远一眼,迈步向外面走去,宁远看出了她的意思,正?#24613;?#36215;身,边上的名瑶就拉着宁远兴奋的道:“宁老大,她刚才看了我,看了我,哈哈哈。”

            ?#29677;牛?#22905;看了你。”宁远没好气的白了名瑶一眼道:“我尿急,上个厕所,别拉着我。”

            摆脱了名瑶,宁远才起身向教室外面走去,徐小姌就站在教室门口,看着楼下,边上站了不少男生,远远的窃窃私语。

            宁?#37117;?#24320;人群直接走了过去,笑着招呼道:“徐医生,好啊,没想到你竟然成了我的老师。”

            “我也没想到宁医生竟然当了学生。”徐小姌淡淡的道,声音依旧冰冷,不过听上去倒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

            “呵呵,?#19968;?#24180;轻,自然要多学些东西,考不到文凭,将来也不好去复海大学当老师啊。”宁远呵呵笑道。

            “?#38405;?#21307;生你的医术还需要当学生?你在复海大学的事情我听说了,论起本事我不如你,再说,你也不是那种看得上老师职业的人吧。”徐小姌的语气中竟然带了一丝笑意。

            “人各有志。”宁远叹了一声,装出一副悲天悯?#35828;?#23039;态,叹息道:“我也是学中医的,眼下中医式微,我也想尽自己一份力,奈何一个?#35828;?#21147;量毕竟是有限的,治病救人还不如教书育人,多教出几个医术精湛的学生,对中医界来说也算是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

            宁远这话完全就是扯淡,虽说他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绝对没有这?#21019;?#20844;无私,这丫的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借口,免得让徐小姌觉得他是一个游戏人间的纨绔子弟。

            徐小姌确?#24403;?#23425;远的这一番话触动了,讶异的看了宁远一眼道:“没看出,宁医生竟然有这样的目标。”

            两人在这边说着话,不远处的学生?#19988;丫?#28856;开了锅。

            “靠,那个?#19968;?#26159;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竟然和美女老师有说有笑。”

            “好像是新来的,今天是第一天上课,他们不会造就认识吧?”

            “老大就是老大,牛逼啊。”名瑶也站在不远处看着,之前他还以为徐小姌是向他点头呢,没曾想是向宁远。

            宁远和徐小姌没聊怎么一会儿,上课铃声就响了,他向徐小姌摆了摆手,刚刚在座位上坐定,名瑶就拉着他道:“老大,你们认识?”

            ?#20843;?#21834;?”宁远不解的问道。

            “美女老师啊。”名瑶像好奇宝宝一样:“你可别告诉我你们不认识,不认识能聊得那么愉快。”

            “愉快么?”宁远摸了摸鼻子,他怎么没觉得愉快,徐小姌就像是一个冰疙瘩,和她说话简直太无趣了,还是警察姐姐好

            “想什么呢,还是我们家莎儿好。”宁远摇了摇头,摇去脑中的胡思乱想,点?#35828;?#22836;道:“认识啊,怎么了?”

            “牛。”名瑶伸出一个大拇指,显得有些失落,这么一个大美女,他么被猪拱了,可叹啊,可悲啊。

            等到所有学生都全部坐定,徐小姌才迈步走了进来,开始了第二堂课,徐小姌?#37096;?#23436;全没有照着课本来,教的全部都是一些实用的东西,让宁远再?#38382;?#30410;匪?#22330;?br />
            虽说徐小姌的医术不如宁远,但是这个教学思路却给了宁远很大的启发,他刚才在外面的话有些胡扯却也有一半是真的,只不过毫无头绪罢了,徐小姌的思路等于给宁远打开了一闪新的大门。

            两堂课结束,第三堂可是《内经讲义》,上课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37096;?#30340;水平不怎么样,听得一群学生昏昏欲睡,然而宁远却听的是津津有味。

            宁远从小学医没错,但是学的东西却不仅仅是医学,什么功夫秘法,什么阴阳五项,什么占卜星相等等。

            正是因为学得多,宁远的基础才不是很扎实,一个人即便?#31363;?#22825;才,也不可能成为全才,再说,宁远之前的主要精力还是在秘法修行上,看的医书不少,却也不多,很多都是死记硬背,此时再有老师提点,很多东西就豁然开朗。

            徐小姌的课有意思,但是?#38405;?#36828;的帮助不大,其他?#35828;目?#26543;燥乏味,才是宁远缺乏的,不得不说宁远是个怪胎。

            上午的课上完,下午就是一些选修课,名瑶要拉着宁远去踢球,被宁远拒绝了,他来学校就是奔着这些五花八门的课?#27748;?#30340;,并不是单纯的为了学历和学医,说起医术,这世上有资格给宁远当师傅的人还真不多,?#36824;?#24378;算一个,其他的宁远还没遇到过,即便是上江市的谭东林也没有资格。

            一连半个月,宁远都?#31363;?#20986;晚归,白天在教室听课,所有的科目都不放过,即便是选修课也都是每堂课必到,其余时间就在图书馆看书,晚上九点才回宿舍,看的王磊几人膛目结舌。

            在他们看来,宁远那绝对是富二代中的富二代,家里必然很有来头,来学校应该就是?#24179;?#28151;文凭来了,却没想到宁远竟然这么用功,用功的不能在用功。

            美国纽约,九星门总部。

            门主陈道全端坐在主位上,下面?#26469;问?#20061;星门的大?#26657;?#27492;时齐宝山正在汇报着消息。

            “根据我们的调查,焦红英一群人是在天京市彻底失去消息的,我让?#35828;?#26597;了,当时天京市发生了一起很?#29616;?#30340;枪杀案,一群持枪歹徒在郊外被人击?#26657;?#27491;是我们战门的人和焦红英陈福?#35828;取!?br />
            “有没有查出是什么人干的?”陈道全端着茶杯,一边喝着茶一边问道,看上去风轻云淡,实则眼中含着一?#21487;被?br />
            “据我们调查,参与的有眼下的九玄门门主宁远,爵门斗家的长孙斗鱼,风门的长老乔松年。?#36924;?#23453;山道。

            “九玄门!”陈道全放下茶杯,缓缓的站起身来,面?#20102;?#27700;,当年他们九星门就是在清平道?#35828;?#21495;召下被人灭门的,说起?#38405;?#22320;宗门的仇恨,九玄门当为首位。(未完待续……)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竞彩足球比分现场直播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 网上幸运彩票五分彩是真的吗 360彩票走势图表3d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36选7最新开奖8月7 万象城ag真人 六肖中特准白小姐 黑龙江十一选五 3d348试机号 亿电竞 福彩中奖那里领奖 七星彩走势图体坛网 快乐彩浙江快乐彩十二选五 北单让球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