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医圣 > 第二九六章 尤新泉归心

        第二九六章 尤新泉归心

            事实上尤新泉的心思不难猜测,坪山镇被血洗,他逃出升天别的地方不去,偏偏来上江市,还在于谦的墓穴附近转悠,绝对不可能毫无目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宁远虽说之前没见过尤新泉,但是对尤新泉的为人还是了解的,坪山镇的众人都是很有原则的,为人也很义气,如今偌大的坪山镇也就尤新泉和柳允凡两人逃出升天,他们两人自然不会忘记坪山镇的血仇,如此一来,尤新泉前来这个地方,自然和复仇有关。

            坪山镇的众人是人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仅仅千机门看重,宁远也很很看重,宁远之所以对尤新泉不隐瞒,事实上正是因为他有拉拢尤新泉的心思。

            看到尤新泉激动的神情,宁远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能不能得到冰精魄不重要,复仇才是最重要的。

            “尤大师,我们九玄门自古就有督查江湖各派的职责,家师在世的时候就曾多次惩戒过为非作歹的宗派,如今家师虽然仙逝,我九玄门的职责和宗旨却没有变,千机门血洗坪山镇,杀死众多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平民,这已经犯了江湖大忌了,我九玄门自然责无旁贷,半个月前,燕京召开的宗门大会,九玄门被推举为首领,专门针对千机门,调查坪山镇的事情。”

            “宁爷,九玄门高义,我代表坪山镇死去的四五十口无辜生命,感谢宁爷。”尤新泉闻言,郑重的向宁远鞠了一躬。

            九玄门的名气本来就不错,当年清平道人没少收拾江湖败类,如今宁远说出这么一席话,尤新泉直接就信了八成,再说了。这?#21019;?#30340;事情根本瞒不住人,只要稍微打听一番,就能知道真假,尤新泉相信宁远没必要用这种事骗他。

            “尤大师?#25512;?#20102;。这种事已经不仅仅是坪山镇的事情了。我们九玄门责无旁贷,这次我前来上江市。就是因为查出辽海的杜斌武已经?#23588;?#20102;千机门,而且在千机门地位不低,我们九玄门派来辽海市打探消息的长老也因此身受重伤,差点丧命。”宁远扶起尤新泉道。

            尤新泉的本事可不仅仅局限在他的武技上。倘若尤新泉仅仅只是内劲高手,宁远?#24598;?#24471;和他说这么多,问题是尤新泉还是造假和仿制的高手,尤新泉出手的不少作品,都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宁远打算在古玩这一行立足,尤新泉这样的人才必不可少。

            倘若是坪山镇的血案没有发生之前。宁?#37117;?#20415;是看重尤新泉,也不会去招揽,那个时候的尤新泉是不可能被招揽的,没看千机门也铩羽而归。

            坪山镇在清代的时候就很有名气。虽然解放后受到了一些?#35828;?#25171;压,然而开放之后却再次翻身,坪山镇因为不问江湖中的事情,仇家很少,而且做事很有原则,这几年坪山镇是越发的壮大,一个小小的镇子富裕程度比起一些大城市也不遑多让,说穿了,尤新泉不缺钱,也没有求?#35828;?#22320;方。

            人不求人一般高,坪山镇生活富裕,自成一体,一群人?#38750;?#30340;也都是艺术,这样的人自然不是好拉拢的。

            可是眼下坪山镇被血洗,尤新泉背负血海深仇,面对的是千机门这个仇家,他一个人势单力?#25314;?#35201;想报仇,自然要找靠山,宁远只要表示出诚意,不怕他不上门。

            虽说这次对付千机门,宁远也有些赶鸭子上架,但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各派为了避免千机门记恨,自然也都?#35328;?#25512;到了九玄门头上,如此一来,宁远也不怕尤新泉调查。

            “宁爷大恩,尤新泉无以为报,若是宁爷不?#24736;以?#24847;跟着宁爷,出一份绵薄之力。”尤新泉真诚的道。

            “尤大师?#25512;?#20102;,既然眼下尤大师无处可去,那就暂时跟着我们九玄门吧,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尤大师的安全?#19968;?#26159;可以保证的,千机门即便是再无法无天,暂时也不敢正面找我们九玄门的麻烦。”宁远拉着尤新泉的手道。

            “谢谢宁爷了。”尤新泉再次感谢道,说句实话,眼下他尤新泉还真是无处可去,八大门和下三门人数众多,消息灵通,必然在四处寻找他和柳允凡的下落,有了九玄门做容身之处,尤新泉也不用四处躲藏了。

            “尤大师不用?#25512;?#25105;们先把这些东西运回去,?#20197;?#32473;您介绍一下我的二师兄。”宁远笑道,能得到尤新泉的帮助,宁远自然是很高?#35828;模?#36825;年头像尤新泉这样的大师可真不好找啊。

            宁远和尤新泉走回去的时候,古风?#26088;?#20154;已经把挖出来的东西搬得差不多了,宁远和尤新泉也搭了把手,把剩下的东西全部搬上了金杯车,一群人这才上了车返回了市区。

            来到住处,宁远让古风林一直把车开到了院子里面,几人下了车,屋子里面的李炎听到动静也也走了出来。

            宁远带着尤新泉上前给李炎介绍道:“二师?#37073;?#25105;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坪山镇的尤新泉尤大师,尤大师,这位是我的二师兄李?#20303;!?br />
            “尤新泉见过李前辈。”听到宁远介绍,尤新泉急忙抱拳道,宁远年轻,尤新泉前辈两个字叫不出口,不过李炎年纪大了,尤新泉?#22378;?#21069;辈倒?#24598;?#25152;应当。

            “原来是坪山镇的尤大师,尤大师的大名老朽可是?#26790;?#24050;久。”李炎笑呵呵的道。

            ?#23433;?#24871;,李前辈?#22378;?#25105;小尤或者新泉就是,大师两个字愧不敢当。”尤新泉急忙道。

            “呵呵,好,那我就托大,?#24515;?#19968;声新泉。”李炎点?#35828;?#22836;,笑道,宁远看到两人客套,在边上笑道:“行了,先把东西拿进去再叙旧,这些东西可见不得光。”

            李炎和尤新泉上前帮忙,一群人把东西搬进去藏好,这才在客厅坐定,李炎拿着那一尊砚台一边把玩一边道:“小师弟,你这?#21069;?#19978;次和姚师弟贺师弟弄出来的东西搬回来了?”

            “不错,这些东西总要拿出来的,这次过来,我打算把它们运回燕京去。”宁远点?#35828;?#22836;道。

            “那我亲自走一趟吧,这些东西价值不菲,随便找人容易惹麻烦。”李?#22766;?#21535;了一下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宁远点?#35828;?#22836;道:?#20843;?#20415;把烈手也带回去,四合院的灵气充裕,也方便烈手养伤。”

            “烈手,可是那位受?#35828;?#38271;老?”尤新泉在边上?#23454;饋?br />
            “不错。”宁远点?#35828;?#22836;道:“烈手是我们九玄门的执法长老,本身也是灵识化形的高手,却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人击伤,差点丧命。”

            “?#39029;?#32769;也是因为我们坪山镇的事情才受?#35828;模?#25105;可以见一见?#39029;だ下穡俊?#23588;新泉?#23454;饋?br />
            “这个自然,我带您上去。”宁远点?#35828;?#22836;带着尤新泉上了二楼,来到了殷金龙的房间,殷金龙还没睡,正在床上躺着,听到有人进来,急忙挣扎着起身,宁?#37117;?#24537;上前扶住道:“好好躺着吧,别乱动,明天我打算让二师兄送你回燕京,四合院的灵气充沛,?#38405;?#30340;恢复有?#20040;Α!?br />
            说着话,宁远一指尤新泉道:“这位是坪山镇的尤新泉尤大师,尤大师听说你受伤,特意上来看看你。”

            “见过尤大师,一点小伤不碍事。”殷金龙闻言跟着宁远进来的竟然是尤新泉,也愣了一下,急忙向尤新泉点?#35828;?#22836;。

            尤新泉的名气可不是一般的大,若不是尤新泉低调,眼下在国内他的声望绝对不比高学民逊色,尽管如此,考古界提起尤新泉三个字,都是肃然起敬,尤新泉的作品要是不留自己的印记,即便是高学民也很难辨出真假。

            “?#39029;?#32769;?#25512;?#20102;,九玄门为了坪山镇的事情奔走,我?#27492;?#27627;不知,真是惭愧。”尤新泉握着烈手的说真诚的感谢道。

            和殷金龙说了几句话,宁远就和尤新泉回到了客厅,今天运回来的这些东西不能久留,宁?#35835;?#22812;让江世?#25042;盗?#36710;子,第二天一早,李炎就陪着殷金龙拉着东西前往了燕京。

            第二天是元月二号,学校也收假了,宁远自然是回不去,只能再次请假,欧阳莎莎和刘东也都上课了,住处也就剩下古风林打下手。

            吃过早饭,宁远就陆?#21483;?#32493;的接到?#35828;?#35805;,是各派的高手打来的,昨天接到宁远的电话,各派的高手已经陆?#21483;?#32493;的来到了辽海,为了打草惊蛇,都暂时在辽海市找?#35828;?#26041;住了下来。

            挂?#35828;?#35805;,宁远向尤新泉道:“尤大师,各派的高手已经到了辽海了,今天晚上?#25237;远?#25996;武发起攻击,先拔了千机门在辽海市的这个点再说。”

            “宁爷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24895;潰以?#24847;当马前卒,?#20204;?#26426;门的这些人知道知道我坪山镇的人不是那么好惹的。”尤新泉咬牙切齿的道。

            “好,尤大师这就前往辽海,我已经告诉了山峦派和流云派的人,让他们暂时听尤大师的,今天晚上尤大师就负责拔了杜斌武在城南的据点,同时负责拦住其他地方前来救援的人,?#19968;?#20146;自带人前去杜斌武的老窝。”宁远?#24895;?#36947;。

            &nbsp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意甲ac米兰新闻 彩票开奖信息 重庆农场 江西快3玩法 足球规则大全图解 大乐透中4个号加一复式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3 2元彩票当年终奖 32张牌九那些牌 大发德州扑克 福彩时时彩规则及奖金 快乐开奖结果 欢乐生肖时时彩走势 贝博体育app 上海时时乐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