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医圣 > 第三百零五章 炼神返虚之下第一人

        第三百零五章 炼神返虚之下第一人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让众人难忘的日子,地宗的元神高手修为尽失,宗主何云堂也成了过往,齐云山再次执掌地宗。

            今晚,各派高手也同时见识到了宁远的另一面,这个年仅二十岁的青年,一手收拾了一位化劲高手和一位元神高手,同时废?#35828;?#23447;宗主何云堂,让何家执掌地宗再次成了历史。

            四十年前,何云堂的父亲,地宗的当代宗主何非凡挑战九玄门的清平道人,结果身死,同时围攻清平道人的几大高手也死的死?#35828;?#20260;,何家退出?#35828;?#23447;宗主的舞台。

            然而时过三十五年之后,何云堂在高一凡的支持下,再次执掌地宗,不过短短的五年,却再次在九玄门宁远宁掌门手中被废,其中因果真是有些让人唏嘘。

            受?#35828;?#20309;云堂被何震宇扶了回去,齐云山招呼着众人进?#35828;?#23447;,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因此也没太多的客套,众人洗漱过后也都睡了。

            这一夜对地宗来说也绝对是不平静的一夜,何云堂倒台,地宗的势力自然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同时因为高一凡被废,地宗在江湖中的地位自然也大不如前。

            第二天早上,深海市郊区的别墅餐厅内,唐宗强正在餐厅吃早点,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凑在唐宗强的耳边道:“唐爷,阎爷被抓了。”

            “什么?”一直古井不波,很少变色的唐宗强猛然一愣,惊声道:“阎爷被抓了,怎么可能,难道有元神高手出手?”

            “不错,昨晚地宗的元神高手高一凡亲自出手,只不过”老人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只不过什么?”唐宗强冷声问了一句,之后又皱了皱眉道:“地宗的高一凡怎么可能出手,他难道看不出宁远的目的?”

            “唐爷。高一凡出手不是针对阎爷的,而是对着宁远去的。”老人低声道。

            “你的意思是,高一凡是出手暗杀宁远的?”高一凡缓缓的站起身道:“不对啊,既然他是对付宁远的,又怎么会对阎爷出手,以阎爷的身手要是?#20961;?#36807;高一凡,全身而退还是有可能的。”

            “宁远没事吧?”说着话。唐宗强又?#27425;?#20102;一句。

            “宁远没事,不仅没事,而?#19968;?#27963;捉了阎爷和高一凡,高一凡和阎爷的功夫都被宁远废了不说,宁远还带着各派高手以高一凡刺杀他为由,强闯?#35828;?#23447;山门。地宗宗主何非凡被废,齐云山已经继任?#35828;?#23447;的宗主。”

            “你说什么?”唐宗强?#25104;?#20877;次大变,难以置信的道:“你说宁远活捉了高一凡和阎爷,难不成宁远突破元神境界不成,即便是他突破元神境界,也绝对不可能对付一位元神高手和化劲高手吧。”

            “根据我们猜测,宁远之前应该就得到了消息。知道晚上高一凡会对他出手,因此一直戒备,您也知道,阎爷就是好战,他得知高一凡是元神高手,一时间有些技痒,因此和高一凡斗了一番”

            “你的意思是,宁远让阎爷和高一凡两败俱伤骂他从中渔翁得利?”唐宗强问道。

            “正是这样。”老人点?#35828;?#22836;。把得到的消息详细的给唐宗强说了一遍,然后道:“之后阎爷被少林的一嗔大师缠住,宁远和虚名柯慕华三人联手败了高一凡”

            “这个阎尘弼,他是猪脑子吗?”唐宗强听完事情的经过,禁不住怒骂道:“到了那个时候,他还看不出别人的目的,竟然和一嗔争上风。”

            这也不怪唐宗强生气。他的身份很是隐秘,知道的人并不多,阎尘弼正是其中之一,眼下阎尘弼被抓。他就很被动了,万一阎尘弼把他的消息泄露出去,那?#27492;?#23601;没办法继续隐藏在暗处,眼下千机门还并不是铁板一块,唐宗强并不像走到明面上去。

            以唐宗强的头脑,猜到当时的情景并不算难事,即便是阎尘弼和高一凡?#20113;矗?#33509;是想走,绝对是走得掉的,阎尘弼之所以没走掉,就是因为争强好胜。

            一嗔不过是内劲高手,阎尘弼一个化劲高手竟然在一嗔手中占不到便宜,自然不服,这才等到宁远三人收拾掉高一凡,然后去收拾他。

            唐宗强此时的心情?#19978;?#32780;知,杜斌武丢掉不算什么,可是一位化劲高手就这么丢掉了,说不?#19978;В?#37027;是不可能的,再说阎尘弼还知道唐宗强的底细。

            “唐爷,阎爷眼下还在宁远手中,我们是不是派人”老人请示道,这个老头是唐宗强的管家,同样是化劲高手,不过为人低调,不为人所知,是唐宗强最信任的人,即便是阎尘弼几人都不知道这个老头叫什么,只知道唐宗强叫他杨三。

            “罢了,我亲自走一趟。”唐宗强摆了摆手道:?#25226;?#19979;这个时候,我们不?#22235;?#20986;太大的动静,以阎尘弼的为人,短时间应该不会透露出什么消息,我亲自出手,让他闭嘴也就是了。”

            “唐爷,您真的要回九玄门?”杨三问道。

            “怎么,难道?#20063;?#24212;该回去?”唐宗强看了杨三一眼,缓缓的道:“当年我跟随师傅的时候,师傅虽然不知道我是形法派的人,事后却不可能不知道,你不了解我师傅,他一生强势,算无遗策,当年虽然受到胁迫,无奈低头,却不可能不留下后手,九玄门?#24187;穡?#25105;们形法派不可能立足。”

            “唐爷,当年那位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清平道人?”唐三不解的问道。

            唐三跟随唐宗强的时间不短了,对唐宗强的事情很了解,他可是知道唐宗强背后有炼神返虚高手撑腰,同时也清楚当年发生在九玄门的隐秘。

            “三儿,清平道人毕竟是我师傅,我于心何忍,我可以杀害普通人,却不能杀害他,若是当年杀了他,我这辈子也不可能突破元神境界。”

            唐宗强叹了口气:“当年我离开的时候,九玄门唯一有可能突破元神境界的就是我三师弟姚?#25991;輳?#25152;以我让师傅把他赶走了,没有师傅的指点,三师弟虽然妖孽,突破元神境界却不容易,我有什么?#38376;?#30340;,?#19978;В?#25105;千算万算,没算到师傅竟然给我收了一个更加妖孽的小师弟。”

            杨三闻言,释然的点?#35828;?#22836;,秘法修炼,最终道心,道不同,路子也不同,有的人不在乎弑父杀兄,有的人却不能不在乎,就比如唐宗强,杀普通人,对他没影响,可是清平道人绝对是他心中的结,他若是让人杀了清平道人,这辈子绝对元神无望,事实上唐宗?#23458;?#30772;元神境界也是在得知清平道人仙逝之后。

            宁远妖孽,唐宗强也不差,他这么多年能整合千机门,靠的可不仅仅是他背后的炼神返虚高手,因为心境,唐宗强在灵识化形境界卡了二十多年,然而他二十多年前却已经是化劲高手了。

            一般武技和秘法同修的,往往秘法的进境要?#20219;?#25216;快,然而唐宗强却是个另类,他是先进阶化劲,之后才进入元神境界。

            千万别小看这个化劲,要是单纯的化劲高手,那也就罢了,纵然厉害,比起元神高手却要差上不少,可是唐宗强同时是灵识化形,靠着化劲的武技修为,再加上灵识化形的秘法配合,即便是元神高手也绝对不是唐宗强的对手。

            眼下唐宗强又突破元神境界,再加上他武技化劲的修为,绝对算是炼神返虚之下第一人了,无论是化劲高手还是元神高手,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唐爷,我明白了。”杨三点?#35828;?#22836;应道。

            “嗯,给我订一张去平西的机票,?#21307;?#22825;就去阳平,先去见见贺正勋。”唐宗强轻声吩咐道。

            杨三应了一声走出餐厅,唐宗强缓缓的从边上摸了一根雪茄点上,轻轻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子,口中喃喃:“师傅,您老人家已经仙逝了,为何我面对九玄门还有一?#20013;?#24760;。”

            玄门中人,?#24418;?#33258;然,修为越高,对未来的?#24418;?#36234;清晰,虽说因为宁远和贺正勋等人也都修为不低,唐宗强占卜问卦并不是很清晰,然而他每次面对九玄门,却有一?#20013;?#28902;意乱的感觉,也正是因为这?#25351;?#35273;,才让唐宗强忍着没?#38405;都?#20154;动手。

            九玄门的?#33258;?#28145;厚,即便是唐宗强也不知道清平道人会留下什么后手。

            上午十点多,辽海市,辽海机场,宁远和古风?#25191;?#30528;阎尘弼登上了飞往燕京的航班,同行的还有虚名和柯慕华,其他宗派的高手也都纷纷离开了辽海。

            地宗新任宗主齐云山亲自送着宁远上了飞机,这才开着车返回地宗,回到地宗之后,齐云山就下了一道命令:“地宗在外弟子除了在集团任职的,其他人全部封山,两个月之内,不得出山。”齐云山之所以下达这么一条命令,自然是因为宁?#35835;?#36208;前的叮嘱,如今地宗已经不如以前了,宁远也没必要落井下石,毕竟将来真的对付千机门,地宗也是不小的势力。

            当天下午一点半,宁?#37117;?#20154;的航班?#25191;?#20102;眼睛机场,与此同时,一架由深海市飞往西平市的航班特在西平机场降落,唐宗强孤身一人从机场出来,拦了一?#22659;?#30452;奔阳平。

            西平是陕省的省会,距离阳平不远,下午四点,唐宗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阳平北边的阳平山上。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江苏快三大小 打长牌的技巧与口诀 大奖网触屏版福利彩票 宝盈娱乐注册 福建31选7今天中奖结果 广西11选5任三玩法 168七星彩图库加急版 11选5中奖助手官网 网上赚钱方法 大学生 云南11选5走 新疆18选7中奖金额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彩即时 北京单场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