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医圣 > 第四六一章 作死

        第四六一章 作死

            “呵呵,小师弟,你倒是淡定,这是知道我们会?#31383; !?#36154;正勋笑呵呵的道:“怎么好端?#35828;模?#31455;然被抓进了局子?”

            “好?#22235;?#20570;啊。”宁远苦笑道:“我救了人家的命,人家不领情啊。”

            “既然小宁字子没事,那我们就走吧,这儿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清平道人开口道,江湖中人,一般都不?#19981;?#21644;六扇门的人打交道,如今清平道人虽然已经超脱世俗,却也不怎么?#19981;?#27966;出所这种地方。

            特别是玄门中人,更是忌讳颇多,监狱派出所之类的地方可不算什么好地方,要不然也不会有牢狱之灾的说法。

            “好,那我们就走吧,宁先生,让您受委屈了。”高远东很是?#25512;?#30340;向宁远说道,高远东虽说是少将,然而却也是权老的身边人,宁远可是去过玉泉山的,高远东自然知道宁远。

            “小师弟,这位是高远东,高将军。”贺正勋适时的向宁远介绍道。

            “有劳高将军前来一趟。”宁远笑着道。

            “宁先生?#25512;?#20102;。”高远东笑了笑,领着宁远和清平道人几人就走出了审讯室,刚刚走出审讯室,宁远的脚步就是一滞,看着边上的陈父讶异的道:“陈叔叔,您怎么在这儿?”

            宁远和清平道人几人在里面的谈话,陈父并没有听到,自然不知道宁远和清平道人贺正勋的关系,因此还有些搞不懂高远东和清平道?#35828;?#30495;正来意。眼下看到几人有说有笑的出来,陈父是彻底傻眼了,这位能让少将开门的老人。竟然真的是为?#22235;?#36828;而来。

            听到宁远问话,陈父这才急忙道:“下午的时候你阿姨想找你来家里吃饭,你电话没人接,她有些担心,我就让人查了一下,没想到你被带到了这儿,只?#19978;А?#20154;家不卖你陈叔叔面子。”

            “给陈叔叔您添麻烦了。”宁?#37117;?#24537;笑道,说着话向清平道人和贺正勋介绍道:“师傅。二师兄,这位是陈雨欣的父亲,陈雨欣二师兄您见过的,以前上江市的那个女警。”

            同时宁远也向陈父介绍道:“陈叔叔。这位是我的师?#25285;?#36825;位是我的二师兄贺正勋,这位是权老身边的高远东高将军。”

            “师?#25285;?#20108;师兄?”陈父有些发懵,还没反应过来宁远怎么用的这么古老的称呼,就被高远东的身份震住了,权老身边的人!权老身边的少将竟然亲自给宁远的师傅开门,那宁远的师傅要是什么身份?

            权老陈父还是知道的,身边能有少将守卫的。除了玉泉山的哪位,估计全国也找不出第二位了,哪位可是开国元勋啊。

            “原来是陈先生。”贺正勋笑着和陈父握了握手。然后凑道清平道人耳边嘀咕道:“师?#25285;?#36825;位可是您的便宜亲家,陈雨欣那个?#23601;?#21644;小师弟关系匪浅,现在看来已经见了?#39029;?#20102;。”

            清平道人是清朝末年人,对于宁远有几个女朋友自然不是很在意,听到贺正勋的嘀咕。也笑着向陈父点?#35828;?#22836;,不过却没有多说。倒是高远东笑着道:“看陈先生的气质,应该也是从政的吧?”

            “以前是上江市的市长,退了两年了。”陈父笑着说道,事实上以陈父的年龄不过六十岁,当年之所以从市长的位子退下来,也是有种种缘由,如今在市政协担任了一个?#20804;啊?br />
            “原来是陈市长,?#19968;嶁一帷!?#39640;远东笑?#27966;?#20986;手和陈父握了一下,然后道:“既然见到宁先生了,那我们先走吧。”

            “好!”宁远点?#35828;?#22836;,既然高远东亲自来了,那么他的事也算不得什?#21019;?#20107;,至于钱少的栽赃,宁远?#24598;?#24471;和他?#24179;希?#23425;远这人虽然算不得好人,却也不是暇眦必报,今天的事虽然那个钱少有些过分,但是毕竟是自己先打了别人,纵然目的是救对方,然而对方?#24187;?#19981;白,有因有果,宁远?#24598;?#24471;咬着不放。

            然而世上这事就是这样,人常说不做死就不会死,宁远都打算不?#24179;?#20102;,钱少那边却不敢就这样放?#25991;?#36828;走了,宁远和高远东陈父清平道人几人刚刚走到派出所打听,一辆黑色的大众同时驶进了派出所的院子,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来人下了?#25285;?#27966;出所所长甘铁军就迎了上去,?#25512;?#30340;道:“钱市长,您来了。”

            来人正是钱磊的父亲,上江市常务副市长钱金红,钱金红下了?#25285;?#24182;没有给甘铁军好脸色,虽说甘铁军是给他儿子帮忙,然而帮?#35828;?#24537;,还给他招惹到了可怕的对手,钱金红的心情?#19978;?#32780;知,说实话,这次若不是牵扯到他的儿子,钱金红是真不会前来,军方的少将,还只是个开门的,即便是用脚?#21644;?#24819;,钱金红也知道事情大条了。

            有心不?#31383;桑?#19975;一稀里糊涂的,那岂不是更惨,?#31383;桑?#23545;方极有可能是自己招惹不起的,钱金红是左?#21152;?#24819;,思前想后,咬了咬牙,这才前来碰运气。

            “那件事没什么疏漏吧?”钱金红看了甘铁军一眼,沉声问道。

            “没什么疏漏,东西是当着所有警察的面搜到的,又有钱少和陈少作证,绝对万无一失。”甘铁军保证道。

            “那就好。”钱金红点?#35828;?#22836;,还没往进走,就看到一群人从派出所大厅走了出来,为首一人头发花白,鹤发童颜,穿着一身唐装,边上跟着一位身穿军装的中年人,中年?#35828;?#32937;膀上一颗金星闪耀。

            之后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和一?#27426;?#21313;多岁的年轻人,以及自己的老领导陈益民。

            见到高远东几人就这?#21019;?#20986;?#22235;?#36828;,甘铁军下意识的看了钱金红一眼,钱金红不动声色的点?#35828;?#22836;,甘铁军这才硬着头皮上前道:“几位首长!”

            “怎么,还有事?”高远东冷声问道,说实话,此时的高远东很是有些恼火,和宁远一样,这次下面的猫腻,高远东是真的不想管,之前在里面,高远东就一直怕宁远揪着不放,然而宁远却没吭声,高远东已经松了口气,没曾想甘铁军这边竟然不依不挠了,真是作死的节奏。

            “呵呵,几位领导好。”钱金红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自?#21307;?#32461;道:“我是上江市的常务副市长钱金红。”

            “钱市长,有事?”高远东眯着眼睛问道,作为权老的身边人,高远东的眼界可不是一般的高,别说一个常务副市长,就是上江市的一号来了,高远东也不会放在眼?#23567;?br />
            “不知道这位将军带走宁远有什么事情?”钱金红问道:“我刚刚的道甘所长的汇报,这个叫宁远的年轻人可是牵扯到一桩贩毒案,事态?#29616;亍!?br />
            说话的时候,钱金红也是心中发憷,不过事已至此,他和甘铁军的心态是一样的,只能把这件事咬住不放,要不然,对方追?#31185;?#26469;,钱磊可就是栽赃陷害,为了自己的儿子,钱金红不得不咬牙上了。

            “贩毒!”高远东眼睛一眯,脸上已经有了一?#21487;?#27668;:“陈副市长你确定他们没有搞错,宁先生牵扯到了一桩贩毒案?”

            “宁先生!”

            钱金红瞳孔一缩,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单从高远东这一声称呼,他就知道事情大了,这个年轻人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一位少将,称呼对方先生,?#26143;?#19981;敢直呼起哄,用的竟然是尊称,由此?#19978;?#32780;知。

            “高将军,既然钱副市长说了,那么这件事就好好查一查。”宁远淡淡的开口了:“原本这件事我已经不打算追究了,有人却不依不挠,看来不闹清楚,这个局?#28216;?#26159;出不去了。”

            “不打算追究了!”钱金红惊疑不定,不知道是该信还是不该信,若是真是如此,自己这次岂不是自讨苦吃?

            说穿了,宁远的后半句话就是?#23460;?#30340;,专门恶心?#35828;模?#26159;人都有三?#21482;穡?#26356;别说宁远,本来就不是善茬。

            “宁先生,让您见笑了。”高远东苦笑着向宁远说道,纵然高远东是军方的人,然而毕竟也算是官方,而宁远和清平道人几人却并不是官方的人,这种丑事,闹得越大,高远东就觉得越丢人,然而事已至此,也只能给宁远一个交代了。

            说着话,高远东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大概二十多?#31181;?#24038;右,又是几辆车开进了西区派出所。

            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几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为首一人下了车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就急忙笑着向高远东和宁?#37117;?#20154;走去。

            来的几人正是上江市一?#24597;?#23453;斌,政法委书记上江市公安局局长党进学,以及市局的几位领导,宁远同?#34987;?#22312;人群中看到一位身穿警服的熟人,正是张扬。

            看着高远东一个电话就叫来上江市的一号以及一大群领导,钱金红是面如死灰,至于坐在?#36947;?#38754;,没有下来的钱磊,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怪不得对方那么嚣张,知道他的身份竟然还敢打他。

            “陈少,快想想办法吧,陈叔叔不是在燕京有关系吗?”脸色惨白的钱磊看着自己边上同上吃惊不小的陈少,急乎乎的哀求道。(未完待续)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新疆福彩喜乐彩在哪儿买 新疆福利彩票喜乐彩 360彩票图表走势大全 福彩3D开机号与试机号 2019斯诺克国际锦标赛最新 浙江省体彩6+1 手机注册电子游艺送体验金 辽宁快乐12落号走势图 福建快3遗漏号码 1辽宁11选五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破解版 彩经网上海快3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合法网 免费单双中特 彩票走势图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