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2. 盗梦人小说网 > > 我有点顶不住了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你是最后一个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你是最后一个

            先前说过因为长时间封闭在秘境内处于一个微妙的自给自足状态齐家其实穷的但是这个穷也是相对而言只能说是一般的齐家弟子比较穷困然而对于那些有能力出世执行天枢任务的弟子那就不可同而语了天枢由背后的隐世家族支持所给的报酬绝非一般人可以想象的狂沙文学网

            有钱能使鬼推磨此话不错就连那傻大个儿也不觉得脸疼了颠颠的跟着瘦子一起下地窖拿酒

            他们对老板娘私藏的好酒可是垂涎许久虽然他们没喝过但是耐不住他们闻酒香啊好?#19968;P?#32769;板娘在屋顶一揭封盖山脚下都能闻着味道你说这馋不馋人

            而且今天这伙稀客看样子应该很好说话明明有这么好的武功却愿意跟他们停下来好好说话说不定?#28982;?#20799;还能分到点零头尝尝呢

            两人从地窖里哼哧哼哧抬上来一个半大的酒坛子上面写着一个笔力强健的武字里边儿的酒不知道用什么材料酿成看着小但是实际上比想象中沉了三倍不止

            老板娘看见两人抬上来那个坛子突然有些恍惚

            地窖里还有四五坛酒吧她没想到这俩倒霉孩子眼光居然如此毒辣一下就挑中了这坛酒

            其实也不奇怪那坛?#31080;?#32418;线掉在房梁上跟其他坛子格格不入光凭这扮相一眼被相中十分正常

            也不是说那酒多好只是那是?#30422;?#22312;她离开家门时给她留的作为以后的嫁妆在婚宴上供最亲近的宾客饮用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酒还在她也在但他终究还是没有回来

            两兄弟见老板娘没反应就当是默认了当下一个捧一个揭的就把封盖打开了

            一股历久弥新的味道散发开来蕴含着些许温醇之意?#26197;?#22810;闻一会儿只觉得心中痒痒的像是有一根小羽毛在挠啊挠的却没有兄弟二人预想中?#21069;?#39321;味浓烈一时间两人楞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回头?#20204;?#21161;的眼光看着老板娘

            这酒都上来了总不能盖上盖子退回去吧

            老板娘却破天荒的没有骂他们也没有理会慵懒的靠在柜台上眯着一对凤眼视线透过檐下风铃望向极远处的官道像是醉了一样

            这酒这么厉害光闻着香味就醉了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皆是咽了口唾沫明白这绝对是好酒

            齐临月和时辰在闻了酒香之后也是脸颊飞上一抹嫣红仅是闻了一下只觉得全血液都了起来这到底是什么酒

            你要喝吗时辰的神色有些慌张其实他根本就不会喝酒刚才进来就装模作样的喊一句只是为了体验一下气氛真要喝酒他肯定怂况且齐临月还是酒后发狂的那种这可比酒后乱劲爆多了

            如今齐临月武功大成在极度悲伤中跨过了宗师的门槛但先前齐仲景传承给她的剑意还没消化完全现在对力量的控制很差如果齐临月醉酒发狂场面会极度失控

            虽说他也是宗师而且在武道的路上走得比齐临月远不少但真正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恐怕十不足七就算真的能控制住齐临月恐怕这座客栈也就没了

            然后他看见齐临月理所?#27604;?#30340;点了点头一把拎起酒坛一只手拽着他直往楼上走钱都付了不喝岂不?#19978;?br />
            时辰愣了一下这还思考个锤子她说喝那就喝

            这一手还用上了巧劲在时辰愣神之?#25163;?#25509;把他整个人拖飞起来了

            在来的路上大家就分配好房间由于?#28216;?#20154;数过多所以基本上都是两人一间或是三人一间时辰跟急于献殷勤的刘清豪分在一间而齐临月与二长老同住一间

            就在他们在楼下喝着水闲聊时楼上客房已经打扫完成了

            齐临月回头看了他一眼你的房间在哪儿

            房间门口挂着临时的?#20061;ƣ?#26102;辰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房间刘清豪在那里乐乐呵呵的铺被子只见齐临月跟风也似的飘进了房间然后一脚把刘清豪踹了出去

            可怜的刘清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股上就挨了一脚然后体跟腾云驾雾似的?#20667;?#20102;楼道外齐临月那一脚用的是柔力刘清豪很意外的没有受伤揉了揉股然后看见大师姐出?#31383;?#38376;关上了

            他立刻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懂了我这就滚去别的房间睡辰哥加?#20572;?#36824;对着门缝给时辰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时辰捂着脸挥手道你可赶紧走吧别耍宝了

            驱逐走无关人等之后齐临月将坛子往桌上一墩看着时辰的眼睛喝不喝

            时辰心说你都给我拽到房间里了那能不喝吗不喝怕是?#32972;?#21507;一爆气散打

            他点了点头

            真乖齐临月揉了揉时辰的脑袋做到他对面的位置上给他拿碗倒酒一边说道你是唯一一个见过我醉酒样子的也是最后一个懂吗

            时辰忙不迭的点头态度诚恳

            懂了就陪我喝酒

            齐临月也不多说直接把自己那碗酒一饮而尽

            她不是那种很能表达的人她的外表?#27492;?#24456;大大咧咧说什么都不在意其?#30340;?#24515;十?#25191;?#24369;一点打击都能让她沉沦许久平里只是用坚强的外壳来伪装自己

            这次?#30422;?#30340;死对她打击很大她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30422;?#22312;厨房时做?#35828;?#22330;景那个邋遢的老男人他本可以成为一名剑术教习却因为妻子跟女儿?#19981;?#20182;做?#32781;?#32780;?#29260;?#20102;自己心的剑去做了个厨子

            她很后悔为什么?#30475;?#22352;在后山偷看?#30422;?#20570;菜时没能上前去搭一搭话没能拿条毛巾为他?#26753;?br />
            子养而亲不待大概便是如此这是世上最深最痛的悔恨可你无法改变一切只能独自一人承受所有的苦与痛把所有泪水独自咽在心里

            一口气喝完一碗酒的齐临月脸上飞起一抹桃红

            时辰看着齐临月愁苦而?#27490;?#20316;坚强的脸叹了口气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bq  

        11ѡ5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

                    <em id="ams0l"></em>

                  1. <div id="ams0l"></div>